本報通訊員 陶琪薑 馬俊 本報記者 周文丹
  現在回過頭頭來看,楊女士只能怪四年前的那場同學會了。
  本來,在同學會見到失聯十多年的好朋友,她是真的挺高興,也珍惜這段多年的同學情,所以老同學開口向她借錢,她不惜挪用公司的承兌匯票也要幫忙。
  可為了填窟窿,她只能不停往裡投錢,最後總額達到3000萬之巨。她終於醒悟,自己算是栽在這個同學手裡了。
  如今等待她的,將是8年牢獄之災。
  為了十多年同窗情

  她挪用30萬公款借同學
  楊女士和洪先生是初中同學,當年讀書時兩人關係不錯。可是後來因為升學、工作,兩人漸漸失聯,十幾年都沒了音訊。
  一直到2010年春天,兩人都出現在了初中同學會上。久別重逢,兩人都很開心,先敘舊,再聊近況,自然也互留了聯繫方式,有了交往。
  一年半後,洪先生向楊女士開口了,說自己在做房產生意,現在資金周轉遇到了困難,能不能借筆錢。
  當時的楊女士,是一家外資公司寧波辦事處的主辦會計兼出納,在公司工作了近十年,人緣、口碑都極好,當過多次的公司優秀員工。
  多年的同窗情,加上對洪先生的信任,楊某沒有拒絕,她說自己沒什麼錢,但可以把公司收到的銀行承兌匯票短期借給洪某應急,只要及時歸還,她就有辦法把賬面做平。
  於是,楊女士挪用了一張30多萬的承兌匯票給了洪先生。
  窟窿填不住,只能繼續挪錢

  兩年時間她填進去3000萬
  很快,說好還錢的時間到了,洪先生沒動靜。
  楊女士去問,洪先生卻提出再向她借錢,說只有繼續借錢給他,才能把錢還出來。
  這話聽起來怎麼怪怪的?再問下去,才知道這些錢都被洪先生拿去炒期貨了,而且話也說得直白:只有炒期貨賺了錢,才能把錢還出來。
  直到這時,楊女士才知道洪先生之前說的做生意周轉都是謊言。身為會計她自然也知道操作期貨風險極大,但三十幾萬元的缺口,她不想讓家人知道,個人又沒有能力填。逼上梁山的她,也只能答應對方繼續借錢。
  楊女士在公司既是會計又是出納,手握公司的法人章、財務主管章、財務專用章。於是,在近兩年的時間里,她利用公司的財務制度漏洞,順利地以票據有瑕疵、在途做退票處理等方式,將公司五十幾張銀行承兌匯票都給了洪某。金額小的十幾萬元,大的幾百萬元。
  到2013年底,楊某挪用的金額已超過3000萬元,但洪某的期貨一直虧損,根本還不出錢。
  需要說明的是,兩人之間從未寫過一張借條,楊女士也未收過一分錢的利息或者“好處費”。
  公司要查賬,她急得差點自殺

  最終外逃被抓,兩人要坐牢8年
  幾十萬、百萬、千萬……眼見窟窿越來越大,楊女士已經接近崩潰。她多次跟洪先生提出,向家人和公司坦白,變賣資產填補漏洞。
  可早已深陷其中的洪先生,哪肯罷休,繼續砸錢操作期貨。沒錢了,就找楊女士開口借。
  不想再挪用公司資金的楊女士,瞞著家人把房子抵押給了銀行,就連抵押所得的一百多萬元,也全部交給了洪某,寄希望於洪某能翻本還錢。
  可事與願違,去年年底,外資公司財務部門員工輪崗,還要檢查之前的財務管理情況。3000多萬元的窟窿,一查就會敗露。
  心虛的楊女士想到了自殺,被洪先生阻止了。洪先生支了個招,兩人一同出逃。查賬的前一天,楊女士謊稱回老家探親跟公司請了假,跟家人則說是出差,兩人一起逃到了雲南。擔心手機會被定位,一到雲南,兩人就把手機扔了。
  第二天,要查賬的公司遲遲聯繫不上人,意識到事情不妙了。果然,檢查後發現楊女士經手保管的銀行承兌匯票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封她留下的信。信中,楊女士坦白了自己的錯誤,表達了深深的懊悔,還交接了餘下的工作。
  公司報案後,今年2月份,兩人先後落網。因共同犯挪用資金罪,兩人剛剛被寧波海曙法院分別判處有期徒刑8年。
(原標題:開完了同學會 暈暈乎乎就犯了罪)
創作者介紹

shinhwa

in35inie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